哥哥和先生

掉了

装在颠簸盒子里的一盒杨梅掉了一颗。
我之前撕东西是很粗糙又暴力的,但我并不是蛮荒的,撕封条这种小事儿谁都会,我也会。
不要把心里对人的刻板印象一直复刻在心里,总觉得“你看,他又会这样了。”
匍匐在你脸上的表情,让我发现人类浅薄的一面。急不可耐的想找出他异于你习惯的一部分,不为了什么,也并无恶意。只是它自然的表现在你脸上,让生活在中间的我感觉到其中的差异并气愤于自己的笨拙。
我不想为此担责,这些破碎的生活细节像闷热夏天里的一颗汗珠,滋在脸上,带来一阵的粘腻,对生活的粘腻。

评论(1)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