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温暖降落得太快,不是吗?
撒旦来得太早,不是吗?
当我想开着窗,看你的背影远去
你已经不在这里了。
秋是凄惶的,我一直这样认为
但这次却不是
夏过去了,却盘旋着。
风和雨不来,只有大热
沉默地来到窗前,死守着我
爆炸吧,裂开吧
这大热是撒旦的前脚
令我想念你的时候
痛苦无比。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