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预报有雪,魔术师的技法也不过如此
却真切的冷着,衣裳加了几层
却还没能覆盖这秋的清冷。
忽然地,想戴厚厚的围巾了
在大雪降临前,再经过一次你的门前。
叶的脉络褪去了,变得残酷起来
果子高高挂在树枝上。小时候
总要拿长长的竹竿抵达它,现在不了
现在,我看着它,雨水打湿了它。
长大后的一切,显得颓然无力
它却晶莹着,赤裸裸地挂在一些衰败中。



标签:
评论
热度(5)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