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啊,这荒芜的土地,昨夜枯死的草
今日就暴露在凛冽风下。那只死去的狼狗
在河里冻成了一尊雕塑,我抚摸它
感到冰凉彻骨,我的灵魂将死了吗?
从草原捡回来的红石头,拿它当眼睛
让它陪着你,看着冰沙在春天融化。
这样好吗?我的女人还在等我回头
我却陷在遥不可及的边缘里,无处可逃。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