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tcher in the Rye


三十年月尽逝,如今巢雀已从晴空中飞走,
若要计算这旅程,一路奔波匆忙
恰逢秋时。
那日树上青果,夜夜婆娑
应着生命的景,摆放这初生的悸动和喜悦。
而今寒鸦枝头上,声声哀啼
蓦地,她们都不见了,你不见了。
不消说流年似水,但黄昏至处
人人慨叹,总逃不过时间旋转,红颜之罪。
我正于路上行走,生机败落了,满眼枯敝
但三两少女迎面而过,正嬉戏又忧愁
恰是秋时,恰是寒风。

标签:
评论
热度(5)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The Catcher in the R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