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初雪


早已经忘尽了的少女芬芳
此刻,衔着初雪而来,临于我的窗前。
她怀抱鲜花,干枝桠沾满霜雪
鼻尖儿上,一朵雪花儿轻巧停住
呵气,再行走。
鸟儿的尾巴灰了
风里的哨子声催促起来,我睡眠初醒。
却见她含眉一笑,徘徊在庭树下
若她思索着白鸽和冬阳,我们就又回到过去
把历历过往看遍。

标签:
评论(3)
热度(6)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