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90后诗歌大展:全兴林

作者:全兴林 时间:2017-12-24  人气:509 


  导读:全兴林,青海人,95年生,2013年接触诗歌。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写诗,喜好绘画。

 
 

接近生命的时刻

 

人生有容易的時刻。太陽快要沉下去
湖水掀起的波瀾一幕幕褪去了。
我坐在草地上,向她解釋
虫兒的掙扎,水草變得柔軟了
盤旋在頭頂的飛螢試探著靠近我
直到我全不理會它們的叮咬。
年輕的身體,熱烈的夏天
新鮮的傷口,岸邊被餐食的魚
所有美麗的事物是這些
所有悲傷的事物是這些。
那些淺灘中的石頭沉默著
我想起走過的寺院,白色的云飛翔
綠色的植物沉澱著,它們安寧呀
像是生命,就是生命
平和的俯于悠然的誦讀中。

 

 

早晨新鲜的事物

 

光来的时候,我们在墙上盘旋
影子也来了,窸窣着跳跃了起来。
干燥的时间里,花朵和露水是唯一的
我们看见了它,看见了褪去的死亡。
春天的新鲜已然降临过了,
但新鲜不死,它在我们的眼睛里长久。

 

 

春樱

 

入夜后,风变得细了
浅浅的睡眠像浮在荷上的萤子
它不可靠。有人叩响门了
就坐起,看着窗外像更迭了另个人世
我的生机还未到,它搁浅着。

换我白净的衣衫走出门去,初三的樱花
像未理好妆的女子,乱飞着。
它们随意的停在我身上,让我感到
生的来临,但这未必是激烈的,
它们像是又睡着了一样,一言不发。

 

 

五月

 

谈起五月,叙事的节奏稍快了些
比起残酷的四月,风是柔和了的
繁盛的花敗尽,但也并不显得空落。
大片大片的绿覆盖了空白和忧伤
人们的影子变得越来越长,睡眠的季节,
悄然而至。午后的时光是琐碎的
又带着自然的顺从和臣服
慵懒地散去,疲惫散去,忧愁也散去
只是近黄昏时,却又泛起了。
一抹紫色携着红色来了,漂浮着
晚霞的降临,使林中的鸟儿兴奋起来
叽叽喳喳叫着,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不知是歌唱还是耐不住的聒噪?
我原是疲惫着的,却又不自觉的起身
漫步至林中,鸟儿已停歇着了
只有细簌的风儿,细细的潜浮着
不断地升起又谨慎地沉落下去。

 

 

将我的身体掩与低微处

 

将我的身体掩于低微处
细密的阳光在春天的早晨
像琥珀一样,细细绽放。
它们曾是昆虫和石头的幻想
在海浪拍打的时光里,上升下沉
我也是这样吗?
风吹来的日子里,我们曾那么年轻
我们经过落日,爱慕黄昏
无数个忧愁的夜晚,月光掠过。
时间在唱歌,像枯萎的,鲜艳的花
我们到了秋天,又回忆春天
这不可避免,也绝不可再重复。
新的池塘,新的树木,新的鱼儿
新的红珊瑚,沉潜在水底,涌动。

 

 

独孤的白鹭

 

孤独的一只白鹭
在水草处停留之后
便扇动翅膀又飞走了。
它好像变得愤怒了
头也不回。
我那时抬头看天
看到它雪白的脖子
看到划过天空的飞机
它们之间形成了巨大的阻隔
但最终都齐齐飞走了。
我只好低头赶路
没有再去回望
远处,那些花草波动不停。

 

 

身体

春天,女人们用水擦洗身体
她们洁白,她们艳红
她们在嬉戏,跑来跑去。
在河边,鹅卵石铺满
我已经是第二次走过这里
风吹过来,要把人吹干。
春天快要完了
女人们,擦洗身体
像在擦拭自己的灵魂
有些洁白,赤裸裸
有些洁白,明晃晃。

 

破碎和岩石

我有时蹲坐于此
那赤裸的岩石之上
时光和爱情一样斑驳。
它也痛苦呀
太阳炽热,海水干枯
梦里是一把把利斧
在初春破碎。
我们的爱情这样不堪
世人们看着
我们也口吐唾沫
掩盖蠢蠢话语。
它们是四散的石子
是坠落的珠串
干巴巴地
躺倒了
在夜幕下散开。

 

我梦到星河

我梦到了星河
水流的很慢
水在你的眼睛里慢慢溢出。
这是一种奇异的幻象
我站在你旁边
你伸手摘落一颗颗星星
放进你的篮子。
我于是
跃起
像鱼的尾左右摇摆
冲进河里
那时我浑身湿透
却常常探出头
对着你笑了起来。

 

 

胸口抵得了什么

胸口抵得了什么
柳枝拂身,石室里困倦。
生活会如此?晴朗和明媚
徘徊和踱步的心理是罪。
爱与温柔无奈
疼痛,在一个夜晚透过来
不上不下。

常常,我在这秋水之间
把过往的星火一颗颗捻灭
风吹过来却一点不冷
恨难了却,爱似烛火不落不燃。

有时,一朵水莲花的温柔
打过长长的月光
衔来鸟语中失去的落寞
我听见它了。
有人轻巧于世
有人沉重了
像月光压过湖面
偶尔,才泛起涟漪升起光。

 

幻想曲

如灿烂珍珠霎时坠落
晶莹落入
一地碎裂的疼痛。
我常常这样为爱叹惋
在无数幻想里
把你看见。
梦里
一汪汪露水走上台阶
并越过你的门帘。
我日夜守候
听着月光碎了
曲子薄凉
我这样愤恨世事无常。

 

像怠倦了的鱼
飞出水面的姿势无力
透出的绝望婆娑
颗颗沾上
水草柔弱的唇。

有人捡拾起
一颗坚硬的石子
婉转的鱼尾巴如云朵
暗了。

 

 

你知道一无所有并不是全部

你知道一无所有并不是全部
你知道夏风凛冽是谎言。

你常常思索
将时光流逝归为荒诞
而你不是站在这里么?
你打开家门
悬挂好外套
并像往常一样
开了窗
望向那飞鸟
并期望它如愿以偿
你这样平凡无奇。

为着所有美丽日子
所有与你不期而遇的美好
你正努力而生。

许多花盛开

 

许多花盛开

许多危机像玫瑰娇艳

午后的世界人们尝遍暧昧。

这空气和火药

以及烈的风,炎炎日里

我们毫无气力去争辩生死

那些最近说出的故事和死去的春天

连同你的梦境混乱不堪

而无休无止地是什么

忧虑如风里的篝火

要带走什么

我们又不顾白天的疯了

不顾黑夜的哭了。

而我终日惶惶

而我终日惶惶

九个尾巴和一条命

就如同我身上的锁

凝固至死。

而我欺骗

偷逃你的路线

失踪于无人的山口

每阵风像你

如期来临。

而这世上没有重逢

没有过去

我所有不安将化为乌有。

 

会有那样的时刻

会有那样的时刻
门和窗都关闭
人们只在梦里看到炊烟。
而它远远的
雨水坠落
大光从树的缝隙处流走
而另外的鸟垂直而上
这是罕见的。

那样的时刻里
人们寄居着并软弱无力
看到,门和窗正渐渐消失殆尽。

 

祭奠

三声怆然。苍凉如寒漠栖息的草和树木
断绝了人世的所有怨愤
这一只鸟
来时毫无喜庆之意
去时就像长了灿烂夺目的翅膀
飞至孤独与爱盛开而又稀少珍贵的世界。

 

 

看不见的东西

 

总是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一直活着。

比如,天上的鱼

溺于水里的船

或者,站在肩上的鸟儿

躲在身后的爱人。

我常常

恐惧又不安

又常常惊奇的在梦里

欢喜一场

这些看不见的东西

去哪儿了。

 

灰色

 

有时,我站在高处

我就看到成群的鸽子,以及

每一个它们生出而又死去的天台。

城市的灰色

是悄然又寂静的

而现在,我成为了这样一种灰色。

我看人们定时穿过街道

而汇成细流的河

业已消失。

我看烟簌簌飘落

到人们头上

细密又盘旋直上。

一切毫无缘由

有时,他停下脚步来

开始思考,明天的事情。

而那时候

成群的灰鸽子

又簌簌掉落

人们的池塘里

长满了鱼

而它却无法呼吸。

 

 

如果世界毫无歉意

你的喘息如低处的呼吸一样深重
而那些虫子和树枝,茎和叶
不作任何表示。

如果世界毫无歉意
你就失去联络。

故乡是可畏的

所以说故乡是可畏的。你赤裸裸
毫不相知的模样,不识清早的面目
而赶早的人们起床,生火,寒暄
毫无变化。

你看了旧房子
它也不说话,此时,无人知晓你
炊烟袅袅。
从前,那么赶,那么急。

 

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地方

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地方,我有几处旧的伤口
几个爱的人,几间住过的屋子
几个难以忘记的梦。
如一颗种子,我总是想
春天生,秋天死。夏天走远,冬会眠

我们一无所知

 

天空中的一只鸟

一朵云

我们可以视作

它们无家可回。

我们呢?

我们在屋内

它是黯淡,是明亮

我们却不曾睁开眼睛。

我们在屋内

渴望家的模样

这样的场景

我在梦里以及流浪汉

的眼睛里

屡屡碰见。

它清楚的告诉我

我们从不了解真实

对痛苦,我们一无所知。

 

自由

我的一部分在死亡
而我的另一部分融在水里
它们像自由鸟的翅膀
折磨我。

我在蓝天破碎
我也在夜里溺亡
而秋天的枯草咧咧作响。

旧人

 

我的忧惧只在于你

如寒水的鱼,檐下的灰鸽

都弃置一旁,无人领养。

你没有声音

你送我一枝没有颜色的菊

我送你一个秋天的早晨。

我们的过往就是这样

没有颜色。

 

 

我已将亲吻和爱抚分开

 

我已将亲吻和爱抚分开

为了不使你

堕入深海。

而你在黄昏时分

撬开我的门锁,并关了窗

卷走我的诗集

你使我一无所有。

而你说,你未曾爱过我

你把我葬在深海。

标签: 诗选
评论
热度(5)
  1. 阿诩哥哥和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