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她走在树林中,有时,她在结满雾淞的枝上
把自己的身子隐入冰花中。也有些时候
她仿照神灵的模样,轻轻晃动树枝和野草
野兔子很慌乱,于是窜进更深的荒凉中。
我怎知风什么时候来?便走进去了,与她对视。
这绝不是偶然,她的面目温柔又清凉
我呵气,问候着她的名字。
你怕是恍惚了,这林中无一人,你在寻觅什么?
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所有一切已悄然离去
消散的风也离去。所幸,我逃得过命运。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