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我的冷漠和热情似乎是双向的,一边对着春秋热情,一边对着冬夏冷漠。
遭遇的事和人,同样地,也处在两端的边缘。怕是平常人都不能忍受吧。热情来得毫无缘由,冷漠去得也毫无缘由。可还是觉得冷漠,热情终归是我任性的心理所为,总还是不能完全表达我的真切,抑或这不是真切,是自私和偏好。

评论(1)
热度(1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