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tcher in the Rye

十月

十月,婆娑的杭城。
我离了我那凛冽的高原来此,并无大的伤感,只是些琐碎到不能言语的小哀怨。前些日子,秋风大作,在朗朗晴日里,这样的景象令我感到莫名的欣喜,我感到被屋子和食物包裹着的幸福感流淌在我的身体里,但我终于出门了。
风吹起头发,吹拂着我的身体,更准确地说,风摇晃着我。我有些诧异,诧异于江南竟也有如此狂风大作的时刻,不过树和叶子全然不被影响,只是些桂花飒飒地落了,落在我的身上,又带着香气远离了我。
风总是没有停下来,我骑着单车一路沿着巨大的香樟树向林子里走去。路上撞见些枯枝,便采了来,草丛中又瞥见些花枝,也采了些许。它近乎是枯萎了,却还是有新鲜的枝桠,花瓣早已落了,只有玫红色的叶,斑斓地,匍匐在枝桠上,像是被雕刻了一样,在阳光下,像火焰和凤凰的颜色。
我将这采撷的野花和枯枝一并放在了篮子里,小心翼翼地,又载着它们走出了林子。
出去的路有些颠簸,阳光穿过密集的树枝,直落在大地上,地上是密密实实的秋叶,金灿灿地,包裹着行走的人。
我带着喜悦,当中又夹杂着些忧郁,我想到我的高原,它凋敝的十月。
我似乎又像是穿梭了过去,独一人站在原野上,和山风互唤,它们穿过我的身体,又透入到我的心灵深处,不断地侵袭着我,又呼唤着我。前路,秋色漫漫,时光斑驳,时间留给我回忆,也留给我想象。暂且忘记那个少年,他和着秋风,一同留在凛冽的故乡里了。

标签: 小说
评论
热度(6)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The Catcher in the R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