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刘又平的早晨

孟先生。:





        刘又平昨晚醉了。人们把他推倒在床上。那床是木板床,很硬。刘又平现在在另外一个地方,谁知道他跑到这里,无缘无由地。他想,他没有妈妈是正当的,没有姐姐是正当的,没有媳妇儿是正当的。

 

        他知道,他醉了。他妈的,总是醉了以后他才想起自己无家可归。他承认自己太悲哀,没有一点骨气。人们不是常常说吗?他妈的男人的骨气。刘又平没有骨气。刘又平以前有过老婆的,你知道,他的老婆丰满至极,以前每个晚上,刘又平累死累活。“男人的骨气” 刘又平仔细说,仔细想,不过他还是想起老婆的嘴,老婆的胸,白的奶子。他想起老婆的温柔,老婆每天早晨穿衣服时慵懒的动作,那像极了刚刚醒的母猪崽。他想,一个晚上他拱啊拱啊,累死累活。男人的骨气,在夜里总栩栩如生,透过窗子,透过老婆红的脸,刘又平这张瘦脸觉得无比自豪。

 

        可是他妈的竟然在这样一个地方,醉酒。床板很硬,他怎么睡得着。这样一个晚上,刘又平只能想起老婆。他妈的男人的骨气。动物的骨气。刘又平不叹气了

 

        昨晚把他推倒在床的人,已经和他们的老婆跑远了。跑到另外一个早晨,另外一个地方,哄着,在夜里哄着,拱着。

 

        刘又平要起来了。那些人不小心,忘记关窗,于是光就早早跑进来,刘又平突然颓唐下来,他觉得很疲惫。光太亮了,他无法睁眼。狗日的,老子醉了。不知为什么,刘又平泄气了。他觉得世界的窗子就那么大,世界里是硬床板,死去的蚊子,昨天晚上,蚊子死得更多,刘又平好不容易醉一次,却害死那些蚊子。可是他不管这些事情,刘又平该管什么事情呢?

 

        他没有时间了。太阳照得老高老高,那爬进窗子的强光已经渐渐退出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蚊子死得更多,床板很硬。刘又平说,男人的骨气。他妈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刘又平支不住自己的身子,他要倒下了。昨晚那些人是如何推倒他的。他妈的,男人的骨气。刘又平厌弃那些轻易推倒他的人。床板太硬,刘又平倒下了,他的背撞到这木板上,咣一下他就倒下了。嘿,真他妈舒服。刘又平倒下了,睡了。“啊…昨晚喝多了酒,啊,男人的骨气…”

 

       老婆。老婆。老婆。累死累活。累死累活…男人的骨气

 

       刘又平他妈的还在说着什么。不过,那个窗子已经关上了,没有强光再照进来,刘又平的世界安全了,可以安全了。

 

 

 

2015-4-18



标签: 小说好好先生
评论
热度(2)
  1. 哥哥和先生孟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