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职业动作



我的职业是驯兽师。


到现在为止,我拥有一只老鼠,一只狐狸,一把尖刀,一支枪。


那天,我在一个土洞口发现了它。手里的这只老鼠,活蹦乱跳。它并不是一开始就在洞口的,我引诱的,你知道我是驯兽师,我立志要拥有这样一份光荣而又艰巨的职业。


往往它是聪明的。锐利的小眼睛,尖刻的嘴,冰冰凉的唇,滑溜溜又整齐的一身毛。


我曾经幻想把它当作衣裳,当作另外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的衣裳。当然,这意味着我要先撕下它的一整层皮,要完整又光滑,不破裂。


如何驯服它。我必然先要去取得,捕获它。


我的方法原始而又简单。


我趴着,我的脑袋凑在洞口。然后,我便一动不动,这样很久之后,我要开始动了。


我的脑袋要慢慢移动,再停住,再动。这样的过程是有趣的,我要屏住呼吸,并考虑它的耐心。


你知道我的头必须整个趴在地上,甚至要钻进土里,我的脑袋就光溜溜的露出来。


我还要考虑我的手。我要确保将手合适的放置于我的脑袋前面,或者搭在双耳的位置。这样的布置是为了迅猛而又博得好感。


我想获得完美的第一印象。


最后一下,我迅速的将整个脑袋后移。那家伙,急不可耐,便一下就跟着跳了出来。


我的大手此刻已经捧起它了,但我先会把它捂在地上,再慢慢弄起来。它像夹在门缝一样,不停地挤着小眼睛。这可没有用,它已经是猎物了。


“啊,现在我要做衣裳了。”


我有一把尖刀。


尖尖的角,薄的刀刃,窄而细的刀背,并有着短柄。


驯兽师的工作,往往艰巨。可是又充满趣味。


现在我要从它的侧耳那里开始。我顺利的削平了那里,这让我除去了阻碍。再接着,我用尖尖的刀尖划开了它的嘴,并剔除它身上的骨头,再用短柄,直敲几下,用刀背碾平整个它的身体,是时候用起那刀刃了,我麻利的从上而下,将它一身的皮完整的蜕了下来。


我要做衣裳,给另外的活蹦乱跳的小家伙。


这要看我的机会了。


这是一次完美的驯服过程。只有一点令我不满足,有些血沾到了我的手,害得我不停的用大水冲洗,还好,最后终于干净了。


我第二次,找到一只可怜的家伙。


一只狐狸。


我已经完美的设置了陷阱。我并不用那些头顶尖尖的树干,我才不会那么蠢,我并不用树丛盖住口。我就那么暴露我的陷阱,因为我知道这些蠢货,总会发现,总会上钩。


可是计划并不令我满意。


另外的人打扰了我。


我在树后面躲好,并静静看着这些家伙那狡猾的眼神一躲一闪,那时我开心极了。


它们会如期上访,每次,我总会为它们准备充分。


我放置的那一块新鲜而又嫩滑的肉,已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它能让那些家伙为之动心,并吸引小心翼翼的赶过来,它们谨慎却还是被引诱着。


我等着好戏。


它们过来了,一前一后,紧密排列着。


“啊,真好。”神奇而又美丽的动作,面对诱惑它们表现得如此优雅。


可是,不妙。


我听到了不好的声音。


再看过去,它们便已经掉进了陷阱,并继续深陷。


“愚蠢,愚蠢的人类。”


我叫骂着。


等到我赶过去,它们已经不能再跳起来了。那些尖尖的树干已经戳破了它们的皮肤,戳到了心脏,并令它们无比难受又挣扎着。


我并不慌。


已经浪费了,它们整个身子。


我想起背后的枪。


我迅速拿起,并扣动扳机。


“砰。”


它们死了。


并没有人听到枪响,我送了它们最后一程。


这一天,我为此闷闷不乐。


愚蠢的人类,最善于破坏美好的东西,却从不懂珍惜。


这是第一步,我的驯兽师历程。


一只老鼠,狐狸。


最后都死了。


我有时候心里想,为何我要立志做一名驯兽师。


它们也不能给我答案。


那滑溜溜的眼神和毛皮,现在,一动不动。


我要继续我的驯兽师历程。或许,有更多的活蹦乱跳的家伙,闯入并殒命。但本就是如此,有时错杀,有时误伤。


2015-6-6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