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忏悔者


我终于垂下去

双耳垂下

脸垂下

像午后举刀自饮的士兵

悔恨不已。


啊,不

这是一个忏悔者

他即将挥刀

而升起的死亡升上

如西边匍匐之太阳

红而又红。


啊,不

这是一个忏悔者

每每

他看向自己的眼

这眼光芒微弱

却又燃起无尽之火。

啊,请平静吧

你横过头顶的利刃

就是迫害灵魂至死的傀儡

它久久高悬。

而丢弃吧

这卑劣的行径

从来不是你的出路。





2015-6-24


评论
热度(2)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