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故乡


你田野无望,生出颗粒无数

马背厚实的脊梁

夜夜呼啸。

你的风如霜,针针麦芒

尖锐

抵过钝弱的刀。


秋中

一棵树的枯黄

全是你冷暖过后的伤痕

累累硕果,或是

满目苍凉。

我知道岁月已然如苍狼

如篝火

吹尽你万般凄惶。



给你的长井系上太阳

给你的时光

一轮月亮

阵阵照亮或大雪如霜。

风留给夕阳

留给你独身的守望。





2015-6-30

评论
热度(2)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