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东邪西毒



桃花。一匹马上的女人。蹭,向上噌。水流,没有方向。

这里的世界掩盖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很久才醒过来。他的丈夫死了,死了。他死的时候,太阳啊太阳,就一下全出来,又一下全走开。一把刀,一只左手,结果了他的命。鲜血从伤口流出的声音,就像风一样在吹,听起来很好听啊。桃花要开了,我要去看家乡的桃花,等那些马贼在清晨赶来,我就要动手了。

那些人把我当成了会说话的死人。我的身上,爬满了这个世界的阳光和沙子,哦,还有在远方的桃花。

我的手下,一个人殒命了。我做生意,我住在这样一个小房子里。我的女人,在白驼山,是我的嫂子。我要走的时候,我嫂子她要一个答案。我不会说,我喜欢的女人是你。你不跟我走,我就骄傲的失去你。你的烛火滚落了,就如你死亡的消息一样,缓缓坠地。我喝了“醉生梦死”,然而我并不能忘记,我拥有过,我继续努力的去记住,因为我不想失去。

立春后,是惊蛰。没有再看到那个如往年一样拿酒来看我的人。我在这个沙漠的小房子前等了两天两夜,我看着天空变化,恢复,慢慢又升起降落。原来,这么多年,我还是始终不了解这里。每天就这样下雨,接着下雨。我的女人说,那是因为她不开心。
我在一段时间后,照常做我的生意。我们杀人,是因为有人对不住你。而你, 很多时候,却不敢杀了他。因为,你不直接。我渐渐觉得这样的生活毫无生机。大火逼,西方正盛。我回去了。回去我的白驼山,我照样杀人。是为毒,西毒所在,我霸居这一方。我的哥哥和我的嫂子都在这里,我的女人也在这里。有人死了,有人被杀死。

我终于要离开了。这个病倒的女人即将死去。远处的桃花,根本无处可见。我想体验那被人喜欢的感觉,却不知,后来我伤害了很多人。我终于选择在东边的一个岛上隐居下来。岛上,桃花盛开。

我牵着我的骆驼走了,我的老婆和我一起行走江湖。我想知道,山的背后是什么,现在我就要去了。逆风而行,这是天之吉相。在北方,人称我为北丐。

 我是慕容嫣。我是慕容燕。如果你有一个妹妹,我一定娶她为妻。我们一言为定。我选择在那棵树下等你。不来,我便成为了另外一个我。而你在心里,我找人杀了你。因为你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了我的妹妹。我喜欢你,我是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啊,我这样一直等了很久。那天晚上,我在那个小房子,有人追杀我。他收留了我,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你,我用力抚摸,我知道这样的结局并不是你。那个人知道,这样的结局并不是他。
我们都是被喜欢的,喜欢的。然而,我们还是孤孤单单,我们还是一无所有。

邪。毒。我们变化了吗?我从小就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我是孤儿。那就是在别人拒绝你的时候,先拒绝她。






2015-7-1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