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先生在北京

先生在北京。我是好好先生。

那天说了。在北京,好的好,坏的坏。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自己想都不想,就直接给按个好好先生。如今,好好先生的好无处可使。这样一种悲哀怕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

我不是好好先生,本不该做,也做不起。好好先生,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贬义。它里面含有的东西绝对是每一个勇敢青年所不想承受和经历的。对生活的妥协,对于一切的逆来顺受,好好先生的脸面光滑得一丝风儿都挂不住。

那么这个妥协生活的好好先生现在来北京了。

呵,我这样说,似乎我好像还和北京有个约定一样的。其实并不是,北京是什么,在我小时候,北京是那个五星红旗常常飘扬的地方,是那个挂着毛主席像的地方。天安门,红旗升,太阳升。

在我这次来北京之前,我心里有的是已经说俗了的一种普遍说法。北京是一个有梦想的地方,无数年轻人奔跑着来这里,希望能在这个熠熠闪烁的地方,找到属于有自己的一双鞋子,一顶帽子,一件衣裳。而至于能否真正找得到,那就是后话了。人们往往会忽略它的隐蔽而又晦涩的都市气氛,而常常挂在嘴边的是,北京是个大地方,那里要什么有什么,只要你有那个勇气。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这样的。可是所有的勇气在经历了北京这个大都市的熏陶之后,不久便会烟消云散。那还未散尽的一部分, 便继续在这里留存下来,或许生根发芽,或许只是再过一段时间就也消散了。

这里我用消散来述说北京,我觉得是适合的。来这里的,要么是不怕死的,要么是怕死的。那些不怕死的,我姑且先称他们为“理想主义者”,那些怕死的,我则称他们为“潜在主义者”。

有些人在这里拼命,一门心思想要和北京住在一起。他们希望,每天打开门,头顶是北京的天,面前是天安门的红旗飘扬,而每天那一双双鞋就踩着北京的公交地铁,在这个城市来来回回,循环往复。我们不能称之为单调的生活,这种单调有它特有的独立性在其中,你可知道,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属于北京,现在他们,活在这里的人,理应成为了北京的一部分,这已经令他们足够自豪又骄傲的活着。这些活在北京的人,很大一部分是“理想主义者”为了在这个大都市实现理想和寻求机会,他们必须马不停蹄的向前追赶,必须日夜为了理想奔波,或许哪一天太阳刚刚升起,机遇也刚刚来临,有时候,在北京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这里有必然,但更多的是偶然,这些偶然的诱人因素吸引着人们冲到这里来。最后留在这里的,要么是理想主义者冥顽不化,要么是理想主义者理想得到实现,要么是那些潜在的北京“客户”最后在怕死的过程中,悄悄活了下来。

然而我们也可以看到,那些离开北京的人。怕死的当然感受到北京的热烈气氛便离开了。而那些不怕死的,因为北京也离开了,因为在这里理想有时候就是个屁,在别的地方也是。所以干脆不抱理想,直接走人,要么回家,要么换地,找一份工作安命。

啊,我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有定义说在北京的“理想主义者”,“潜在主义者”,甚至我都搬出了“客户”。

那我来拿我自己找个乐子算了。

我本来以为北京就是理想主义者的天堂,你看他们,一个个不是热爱音乐就是热爱电影,那些所有跟理想沾边的词儿,都几乎跟艺术沾边了。说实在的,北京艺术的不得了,大马路都是艺术,胡同小巷子就是艺术。是吗?是吧,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不多,不过在北京确实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比如各色酒吧,常常的话题就是某歌手曾经在这里唱歌,录唱片,最后怎么怎么的了。比如各色胡同,与这关联的除了北京文化之外,似乎更多的又与金钱挂钩。然后我也举不出个啥了。但是真有意思的是,北京的过去,我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在北京那些特殊人群的遭遇,他们往往是为了理想来这里的,为了艺术。似乎我对所谓在北京的理想,只停留在一把吉他,一杯酒之上,这也怪我见识浅薄,不过我不能够忽略的是,我刚刚好喜欢音乐这个东西。然后你知道,我就去北京的酒吧逛了。做一个学生,没钱在里面晃好长时间,端着一杯酒吧里的廉价啤酒,搁那晃了一晃,我就站不住了,便不自在的溜了出来。在外面,大热天的,一条条大马路,搁那儿张开一张大嘴,把所有东西都吞下去。汽车,人,一股脑儿的疯窜,东来西去。人们确实还是在奔跑着的,不过累啊,一个个两只眼睛,两条腿,在不同地方咕咕噜噜转不停,很有节奏,却生不出那么多欢笑。

我累了,我坐在地铁口的楼梯里休息。往那儿一坐,每隔一会儿,人们就冲上来冲下去。看得我心慌,我不知道人们的速度可以变得这么快。有时候我想也随着一起冲进去,并排走进车门,可是每次我都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是北京的节奏,我不能打乱。我常常活在一个慢的日子,这么快,我肯定要跑断腿。那么,不跑了,好不好?你真天真,不行。要么你就回去待着,边儿凉快去。

呃。我知道在北京跑得快,你不一定在上海跑得快。都快,你想慢下来,没门,回家种地去。

那么我以为我是个理想主义者了。我不是,的的确确不是。我刚刚从地铁站跑出来,准备赶公交时,面前那车一溜一溜的过来过去,一会儿时间,就堵停在我眼前了。过不去了,那我就看看车好了。你看各色各样的汽车,当中有好的,有不好的。然而对我来说,我告诉自己,你现在一无所有,你还有资格评论吗?没有。有吧,或许我以后挣大钱了。你看,我脑袋里想钱的事情比想我的理想来劲又来气儿。

那等我慌了的时候,我就吼一声,滚你的理想和生活。我闲了静了的时候,我想想风过脸,凉凉的感觉。我肯定是个傻逼,这样极其不坚定。

啊,好好先生说到这里就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糊涂话,混账活,都少说少做。

在北京,生活生活就得了。没有哪个地方是家。你看,我就是这脾气,松垮。





2015-7-26

标签: 胡言乱语
评论
热度(2)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