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南方



南方是一个假概念
它有时活在雾里
有时活在云里
它没有活跃的时刻
它是忧郁的面孔
夜夜歌唱。
它有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伸手出去
就感到寒夜正渐近。
我不该幻想南方
我这么急切的期盼
时光这么的煎熬
世间啊世间
没有一样东西
完好无损。


2015.8.30

评论(11)
热度(8)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