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胸口抵得了什么





胸口抵得了什么
柳枝拂身,石室里困倦。
生活会如此?晴朗和明媚
徘徊和踱步的心理是罪。
爱与温柔无奈
疼痛,在一个夜晚透过来
不上不下。

常常,我在这秋水之间
把过往的星火一颗颗捻灭
风吹过来却一点不冷
恨难了却,爱似烛火不落不燃。

有时,一朵水莲花的温柔
打过长长的月光
衔来鸟语中失去的落寞
我听见它了。
有人轻巧于世
有人沉重了
像月光压过湖面
偶尔,才泛起涟漪升起光。


2015.10.18



评论
热度(7)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