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太阳



我感到一种沉重,压着我。我好想喘气,大口大口地呼出,吸入。

我缺乏一些什么东西,肯定是这样的。有些感情喂不饱我,是乏味的,困顿的。聊无生趣的生活,不如说活着,但又不像机器一样有着严密的设定。

这种生活令我痛苦。

热爱光明总是好的,但若是害怕黑暗怕的久了,你也便会融入进去。

“啊,黑暗。我看不到爱人的样子,她在飞翔吗?或者安静地一动不动。都不是吧?”

我保存了很多梦境,希望能在白天一一兑现。但我决定排除那些黑暗和高楼,以及冰冷的痛苦的沼泽。

我确定无疑地热爱太阳。我想扑过去,在一团剧烈和火热之中求上,求死。那是一种酣畅和淋漓。

就像我活着,我还能疯狂自由;就像我死了,我还能安详平和。我奔赴太阳和火热,燃烧起来,就像火花,就像我,那就是我了。


觊觎现实是可怕的处境。

今天的阳光是渐渐升温的。它有时候忽然暗下去,令我心烦。有时却陡然升起,明晃晃地,挂在天上。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在高楼之上,在更高的地方我渴望着你,触摸到你。”这样一种强烈和带有胜利感的微笑包裹了我,自由a,自由就像一对翅膀。

“我胜利了。”

我在打开门之前,并没有费很大功夫。但的确,这里是一个好地方。

这里位于吵闹喧嚣的最远处,避开了人群,避开了规则,以及其它。

“请拿一个刀片来,我要把门弄开。”它是锁上的,如果不仔细看,你不会发现它的缺口在哪里,似乎它在这里停驻很久,固化了。人们已然忘记,这是一把普通的锁,我们可以试图打开它。

但欲望会渐渐消磨下去。

“不要进去吧。里面一定不会有人进去的。都是管道,灰尘以及废旧的破碎的墙体。”

“试试看,如果很有趣呢?”

“咔。”

门开了,就像是很多陈旧和碎片被顷刻剥离开来,上面的灰尘簌簌掉落。

我捂住鼻子,戴上口罩。就这样走进去了。

这里似乎有人来过。门是动过的,但并没有什么妨碍。

“太阳啊,你好灿烂。但是否孤独呢?忙碌的人们毫无回应,快活的人们只顾快活。”

我走到边缘去了。因为有墙体的掩护,我才能这样毫无惧怕的走过去,这里总有一种陌生感和熟悉感并存的元素,它们充满了整个平地。
我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并准备拍楼下来往的人时,我眩晕了。

我忽然感到一种迫切的需要,我要回到它的中心,回到安全地带,回到我可以掌握的,能看见自己影子的地方。

我是这样不安。

在那一刻的眩晕之间,我萌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着落,坠落。

我会这样吗?在未来每次痛苦和忧郁之中战战兢兢。

我怕了。

我不能,一定不会这样。但我的双脚似乎失去了知觉。要起飞吗?或者以一种不能预测的速度和姿势下坠。

还会升起吗?在我反悔和醒悟之后,会吗?


我果断扼死了这种想法。

“太阳啊,你热烈。升起吧,我渴望这样。”
感到燥热难耐时,我脱了衣服。

就这样站在太阳底下。它深入我每一处,蠢蠢欲动。






2016.1.4

标签: 颗颗红果子
评论(1)
热度(1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