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日记|在春天在路上

他没有回头,一直向前。现在,他的心里就像是住满了天使和魔鬼,它们同时存在,或欢呼,或忧惧。总有一种情感,在此刻不断从心底升起,它令人兴奋无比。
路灯一排排明亮的竖立着,下过雨后,一切都显得清凉起来。抬头看去,巨大的光晕围绕着每一处昏黄,它们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孤寂。虽然已经快到深夜了,但还是可以依稀看到有人在不停的跑着,他们像是要冲出黑夜,有些姿态显得狰狞。
他身处这样一种情境,并不感到孤单。相反,他好像拥有了这个世界,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爽。湿漉漉的地面,在夜灯的照耀下,显得更为明亮,有那么一刻,像是透明的塑料纸,就那么安静的躺着。他踩在上面,一步一步穿过,地上有大大小小的水洼,像一颗颗坏了眼睛的星星,失去了灵动,它们毫不理睬地面上的人。他过于兴奋,并没有注意这些。踩过去的时候,水渍就扬了起来,雨水沾到他腿上,有种冰凉划过的感觉,他心里感到美滋滋,并不觉得这是烦人的东西。之后,他看见那在地面上的水洼时,他便故意踩上去,水渍就嗖嗖的全爬到他腿上了。回过头一看,那被踩过的水洼摇摇晃晃,像是被惊扰了一样。不过,很快就变得平静了,看起来又是那么透明,在夜灯下闪烁,但却显得有些寂寥了。这样想着,他便有些失望。
再往前,是一片不算小的树林。但他觉得这不像是树林,更像是一片荒野,里面是各种各样奇怪的灌木和荒草,也有树,但看起来很不整齐,乱糟糟的。
他知道这一带夜里有很多流浪狗,但很奇怪为什么今晚没有出现,是被赶跑了吗?正这样想着,却看到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只狗,它背对着,时不时的抬起头向着对岸吼去。他没能看清这只狗的颜色,不知道是不是大黑狗。大黑狗他是知道的,他还给过它东西吃,但它很谨慎,一直不敢靠近,不知道最后它是不是吃了,它很瘦,黑色的毛皮像耷拉在身上,毫无规律。人们遇见它,多半都要躲开,怕染上什么疾病。他不得不承认这样一种偏见,人们很容易断定一件事情的好坏。在这件事上,几乎所有人都明智的选择了躲避。
他不再去想,只顾向前跑。在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后,他回过头去看,却发现那只狗还在原地,向着对岸,不停的吼。他不明白为什么狗会在夜里如此疯狂,就像他不明白自己一样,多数时候,他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毫无理解力,只能任凭一切发生,不抗拒,不接受,充满着无可奈何的无力和愚笨。夜越来越深了,现在还在路上的人都看不见几个了。向前,他看到长长的路一字铺开,黑暗和光明像是要同时把路上的所有吞并,毫不留情。向后,只有越来越深的黑夜和极尽微弱的灯光,光明在此刻显得渺小无比。
他多么希望现在那朝着对岸吼叫的狗能转过身来,朝向他,无论是友好还是带着恶意,它必定可以挽回他那内心的不安和惶恐,但它却没有。他想激起它的愤怒,便朝他吼去,并在地上来回跺脚,但这却毫无作用。它坚定的立在原地,不停的吼,就好像对岸存在着一块巨大的磁场,令它不能自拔。
他显得有些失望,却不得不继续向前。对于新的事物,和一些奇怪的事情,他显出生来就具备的好奇感。虽然一切都看起来那么安静,但树林子里却异常躁动。
他知道春天终归会过去。树林子里,除了杂草和灌木,有盛开的花儿,有腐烂的鸟蛋,它们都积聚在这里,就好像这是夜晚的天堂。这里面嘈杂极了,所有的声响带着不可按捺的躁动和新奇。就像是鸟在交配,鱼在猎食。除了簌簌的风声,这里充满了春天带来的激动和不安,在夜里更是如此。他似乎能看到野鸭子在里面跑来跑去。麻雀飞上枝头,却被同伴撞到树枝,又慌乱的掉落下去,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去翻滚。那些细小的蚊虫,像是得到了庇护,在看不见的深处,窃窃私语。春天,是交配的季节。现在,他心里有一种微妙的体验,他觉得这些动物和植物的聪慧是不可忽视的。它们会在某些时刻,上演自己的精彩和不堪,为了繁衍和生存,献出自己。当然,它们的奉献,融化在广阔博大的自然里,却又是那么微不足道。
他感到一丝凉意,春天很快就要过去了。所有生命像在努力绽放,他不曾感到它们的凋谢,这里充满了无限的惶恐和不安,但这却是新生和渴望所带来的不可思议的美妙,我们需要这样的存在。它在告诉人们,这个世界上存在这样一种亘古不变的道理,所有生命,必须努力去维护自己,引导自己,为了新生,我们得用尽所有。
所以,他对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充满感恩,他以为这就是生命的赐予,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他不会对这些美好有所辜负。路上,已经快没有人了,所有的灯光都一齐升起,像挂在月亮的下端,它们悬空着,看着行人一个个离去。从树林子转弯,他一脚跨入环行大道,它显得绵长又温柔,像是在等待他的到来。这时候,风不断吹来,似乎一切都睡着了,但他醒着。路过那些白天的憔悴和颓靡,在风的吹拂中,他感到舒爽,他正在回去的路上,对于白天发生的一切,在他心里得到了自然的原谅,甚至,他觉得那些错误和遗憾所不能弥补的,在夜里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补偿。
他继续向前跑去,抬头所看到的月亮,让它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它那么明亮又皎洁,像是在给予安慰,又像是在赞美,体现出一种恰到好处的完美,他想,这就够了。

2016.4.22

标签: 成都
评论(5)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