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一只怀孕的猫


前几天,在梦里被惊醒。

恍惚之间,只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凄厉声,像小孩子在哭泣,又像是有人在泣诉哀怨。我听来很难受,只想蒙着被子继续睡觉,但这声音却越来越清晰,竟让我觉得有些害怕。我便警醒起来,心中渐渐升起了一种疑惑,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夜里作怪。

这种声音包含着不甘和忧戚,愤怒和不安。在夜里,它显示出了极大的破坏力。于我,这种声音令我痛苦,它让我感到有所亏欠,对这个世界,对我自己。我想到鬼神,想到那些在世界淹没的真相和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我却不知道这其中会有什么联系。或许,这一切都是臆想。我只看到黑漆漆的夜晚,那些静的令人着迷和畏惧的一切,此刻,都沉默不语。我突然感到孤独,像是被人遗弃,孤立。处在这个世界最空旷的中心和最危险的边缘之上,只有这声音清晰可辨,它穿破窗户,跳跃在每一缕黑暗之中。

无助和绝望侵袭了我,我感到一种迫在眉睫的压力,它不断地侵扰我,令我无法入睡。但我心中却失去了恐惧感,我似毫无知觉,像是在等待天亮,又像是失去一切,陷进了无限的落寞和失望之中,只好放空一切。

声音不断从外面传来,有时,好像完全消失了,它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这只不过是一种暂时的停歇罢了,它依然在继续着。

那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睡着了。到了白天,想起这件事情,便觉得好奇。经过宿舍门口时,我随便问了宿管阿姨,她没有多想,只说这是猫在叫春。

又是在春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春天。

我不理解猫,为什么会在夜里不顾一切“叫春。”它似乎失去了平日里的温顺和友好,在夜里肆无忌惮。春天究竟存在多少意义,猫的身上又会有多少秘密,我无从知晓。我只知道猫“叫春”侵扰了我,它让我睡不着,令我在白天犯困。不论赋予春天多少意义,它都逃不过新生和死亡。不是一切东西都得在春天获得新生,也不是一切东西都会在春天悄然死亡。这个世界最不欣赏固执的一切,它让所有生命消耗枯竭,也让所有生命开始自己新的路程。我想,春天只是人的感觉。

“叫春”的猫在夜里翻滚,躁动的人会回望,踟蹰不已。春天,把一切内心都揉碎了,在万物纷呈之下,我们凭着一股赤裸裸去发表忧伤,但却从未得到回应。那么,就只好这样了,我们只能任凭春天过去,春天到来,别无他法。

至于猫“叫春”,相较于人而言,它是赤裸裸,不管不顾。而人呢,人多数时候只能看着,看着一切从自己身边失去,再也不出现。对于爱,愤怒和忧伤,我们的反应在最后都达成了一种无声的妥协。这是一种悲哀,生而为人,我们在春天受到了它的冷落。

诗人说,残酷的四月。四月终将逝去,它快要逝去的尾巴摇摇晃晃,晃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如果哪个人大胆,他就让身体在路上流浪,不停不歇。

那在夜里“叫春”的猫,怀孕了。它不再慵懒的躺在地上,等待行人路过。它也没有再滚来滚去,伸出脚上下摇摆,它彻底失去了有趣可爱的一面,人们已经好久没有光临它身处的地方了。它现在变得臃肿起来,常常闭着眼,假装在睡觉,偶尔才翻翻身,不情愿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我知道不久之后,它会离去,踏入夏天。但我想,明年春天,我也会听到猫在夜里“叫春”,那声音清晰可辨。



2016.4.24

评论(6)
热度(10)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