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扑通

“扑通”一声,我看到水花四散。


它们散成好看的样子,夹杂在水面上,荡来荡去。我已经一个人走了好久了,看着夜灯越来越亮,我心里烦躁起来。


于是,我跑到河边。经过的小路蜿蜒曲折,周围长满了草,乱糟糟的一片。我的小腿被路边的杂草划伤了,生疼。这条小路上几乎没有人经过,偶尔有一两对情侣经过我身边,便朝着更深处走去了。


我本没有心情来这里,可是这“扑通”一声,像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小心的穿过这条小路,上面铺满了细碎的石子,脚踩在上面,会发出声响。我一直小心翼翼,从来都是这样。


我以为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什么也没有。


这河边是一排柳树,中间散乱分布着灌木丛,杂草从四周衍生过来,匍匐在树脚下。因为我的到来,这里似乎变得热闹起来。夏天的夜晚是焦灼的,蝉虫会在某一时刻突然就叫起来,它的声音细碎,算不上好听。离河岸更远处的树丛里,慌慌张张地,全是野鸭子,它们在夜里兴奋无比。从我站的地方听去,像是在树林子里横冲直撞,又像是在旋转,不断的挑衅,引诱着。它们的叫声如此之大,以至于我感到一种破裂,它穿梭在夜里显得极不和谐。但这种感受在我心里很快就消失了,这才是夜晚本来的样子,它们可以肆无忌惮。或者在追逐吧,一只扑向一只,像拼了命的交配。


我一个人站在河边。水波渐渐缩小,它泛起的浪花已经漫溢至四周,直至消失不见。水面,在我到来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这岸边,也矗着一个夜灯。它明晃晃地,像挂在天上。如果我不抬头去看月亮,我一定会忘记这个夜晚明亮的样子。这夜灯昏黄,混合着灯罩上的灰尘和盘旋在四周的蚊虫,它的温度在不断上升着。


我转身跳上一颗大石头。我蹲坐下来,再看过去,除了齐腰的苇草和平静的水面,我什么也看不清了。


这一声“扑通”已经消失许久了。现在,我不能确定这一声到底从哪里传出。有东西掉下去了吗?水面上,像铺了一层黑色油漆一样,显得沉重。偶尔风吹动水面,它就晃动起来。随着夜灯的倒影越来越深,这黑便被稀释了,随之出现一抹昏黄,渐渐融化在里面。这让我感到兴奋起来,这水面上,像铺了一幅油画,它被风吹起来,一摇一晃,晕染出迷人的样子。


夜显得寂静。

那些在树丛里的野鸭子早已经疲惫了,它们一丝动静也没有。偶尔,只传来一两声响动,仿佛是在安抚自己的睡眠,翻翻身子。我感到这一切是幸福的,没有什么额外的因素来打扰这一切,假若我算是一个闯入者的话,我也没有太大的恶意。


但我究竟有几分不安,这“扑通”一声将我不容易安放好的心又悬挂起来。这种不安,随着夜灯的昏黄扩散开来。它渐渐占据了我的内心,甚至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我不由地想驱逐自己,赶快离开这里。


但我却丝毫没有办法。我蹲坐在那块大石头上,望着周围的一切。那树丛在夜的笼罩下,显得密密丛丛,一丝风也没有,它好像一张结实的网,把所有睡眠箍筋在里面。没有风能够穿破它,月亮挂在它头上,像一颗孤独的鸟蛋,却不敢下落。我来时经过的小路,已经变得模糊,黑夜偷袭了它。偶尔有风吹过那些柳梢,它们就颤动起来,悉悉索索。


“扑通”又一声。


我蹲坐在那颗大石头上,望着四周。


我从上面滑了下来。我的脚沾到地面,像是碰到了一种不可战胜的坚硬。它来得太突然,我防备不及。现在,我不能安然地坐在那里了。我茫然的抬起头,看到所有阴影。它们全矗立在我面前,这些阴影组成了一道严密的屏障,遮住了我的眼睛。如果闭上眼,我能想象到在离我不远的岸边,正在发生着危险的事情。


我阻挡不了。


我哪里也不能去,我站在大石头下面,望着水波再一次散开,它泛起的波浪,渐渐推移至水中央。我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呆站在这里,我再一次感到孤独。


我想起了她。不久前,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坐了很久。但那次是坐在草地上,我们没有大石头,没有夜晚。我常常感到世界的无聊,她也无聊。我们就走来走去,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我们离河岸很近很近,有好几次,我感到水正在上升,它们甚至越过河岸,淹没了我。它们越过我的膝盖,不断上升,我感到危险逼近,呼吸急促。


她一把拉住我,我恍然发现我的脚已经在水里了。我走进水里,像一颗无主的稻草。我们这样沿着河岸一直向西走去,河边上躺满了石子。它们裸露着,有些潮湿,有些干燥。夏天的到来,让河面不断缩小,水位下降。越来越多的石子被遗留在岸上,不能返回。


这其中,我们发现了已经干死的小鱼。我跑过去,在杂乱的石子中,翻出了这一条被压在石头下的小鱼。它的身体已经干瘪了,枯燥无味。它躺在一个小水洼里,太阳升得很高,里面的水都变热了。它的身体也是这样,没有了水中的冰凉,只剩下燥热。


我把它捻了起来,像捻一条细绳。它的身体瘦小,裸露在空气中,它晃动起来。


“你快看,这是一条小鱼,它已经死了。”


“啊,像柳树的叶子一样,扁扁的。”她说。我不满意她的形容,这让我感到难过。你看,柳树的叶子碧绿,它们正在风中飘来飘去。


“它摸起来干干的,像是被烤焦了。”她从我手里夺了过去,这小鱼差点就掉在地上。她把它放在手心里,直直地看着。她睁大眼睛看,像发现了某种真相。然而,她很快站起来,挥手把它扔进了河里。


“扑通”,它掉进去了。只一会儿,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我们然后沿着河岸一直走,直到走累了,便又坐在草地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扑通”,一只大鱼跳进水里。它在离我很近的水草处,一跃而起,接着便消失了,无影无踪。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直到水面恢复平静。我慢慢走过去,看到水草从里,一滩淤积而成的水洼。它上面,还有不断升起的气泡,刚形成就破裂。水的波纹在不大的水面上散开,遇到水草的阻挡,便又回旋至中央,再冲出去。它们像是要割裂一切,不怕刺痛。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看到那条大鱼了,它已经潜入水里,跑到远处去了吧。鱼啊,一旦游起来,就很难再停下了。


夜灯依旧明亮,我沿着来时的小路返回。那些花草,都睡着了。路上的人稀少,一个个全走光了。


“扑通”一声,水波四散开来,它泛起的波浪渐渐伸至整个水面。我没有再回头,径直向前走去了。


2016.5.8






标签: 小说成都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