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大热

他们在关注天气和爱情,而我什么都不管。

我爬上床想睡觉,却在梦里被困住。可我是那么清醒的认识到我在做梦,在梦里,我热疯了。

我努力把背靠向墙壁,只有一些时候,我感到舒服。在夏天,感到冰凉,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我觉得夜已经到来了,我突然就醒了过来,跳下床,我想逃难。

我能逃到哪里去。太闷了,世界太闷了。我脱光衣服,变得羞耻。我跑到楼下去买了驱蚊水,虽然我讨厌它的味道,但这可以让我在夜里睡得安稳一点。

我发现一切跟过去都不一样了。回忆会无视苦难,并把当前的幸福视若无物。可是,当前真的有幸福吗?我只感到无聊,它燥热难耐。

我像是受到了诅咒,在这个夏天,我一刻也感觉不到安宁。我不能坐着,我只

躺着,在床上滚来滚去。或者,我穿好衣服,一个人走出去,像人们喝醉了一样,晃啊晃。只有这两种方式,令我感到舒服。

我又看见那只怀孕的猫了。它远远的望着我,我就“喵”,然后它就跑开了。它的肚子越来越圆了,这让它看起来显得臃肿。它不常常来我们这里了,夏天热的时候,它就跑到车底下,让自己的身体完全被阴影盖住。它真是聪明,猫都很聪明。

我回来的路上看到有趣的景象。汪星人追着喵星人跑,紧追不放。然而,喵星人在跑到一棵树下时,轻巧爬了上去。啊呀,它真是优雅又美丽,不紧不慢。人很难做到吧,很难这么优雅。汪星人就很沮丧,摇着尾巴在一旁伤心着。这个优雅的喵星人,身体是黑色的。眼睛好看,是蓝色的。蓝色的瞳孔,在我的心上摁了个印。我那时候觉得更热了,我回到屋子就把衣服全脱光了,可是身体不断渗出汗渍,我只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终于,我感觉自己可以坐下了。

像得了一场大病一样,我感觉需要休息。可是,全是梦。这一切都是梦,没有一个地方在吹风,它们全在夏天变得面目可憎。我蜷缩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喘不过气来,透过窗户,我看到外面的世界匆忙,庸碌。

我的桌子上摆满了东西,凌乱无比。有过期的香烟,有发干的柠檬片,有劣质的酒,有破碎的零钱。有笨重的字典,无聊的书籍。

这一切,对我来说,全是消耗品。我想珍惜的东西,一样也没有。我的颜料用光了,多数时候,我不是拿它们来画画,而是在寻找一种快感。啊呀,它们在我的手上,脸上,衣裳上沾得到处都是。这时候我就很开心,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我用手抹了一层又一层的颜料涂在纸上。我完全预料不到,它们最后会成为什么。在我看来,它们最后都成为了奇怪的东西。

至于什么是奇怪的东西,要我说,它们就是那常常勾引我的一切。我不介意它们披着奇怪的外形,走上抽象派的荒诞和离奇。我觉得抽象派是对人的最大夸赞了,这种夸赞来之不易。

我决定不喝桌子上那劣质的酒了。在我买它的时候,我还在春天,那时候一想到夏天的热,我就想到冰凉,想到酒。但现在这中间出现了多么大的破裂啊,我想到热,就想到无聊的一切。我再也不想用酒度过夏天了。它真的会令我麻木,甚至让我丧失一切感觉,不过这样真的很好,我不是一直在渴求这种毫无知觉的生活吗?只是尝试需要太大的勇气,我怕我在夏天的热里,再也醒不过来。

所以,我拒绝一切可能杀死我的危险。我要完整的存活下去,在大热中找到大浪。夏天啊夏天,你怕我吗?



2016-5-4



标签: 小说成都
评论
热度(1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