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我们从老男人宽阔的胸膛里凿出火焰
它们齐齐闪烁。余下的灰烬里都是光
都沉默在岁月和年轮中,一言不发。

快拾起时间里的匕首,我们等待着
在光阴的船上,凿刻下吻和痛苦
风浪和白云,所有美丽的事物灿烂
所有可怕的,也随着美丽消散。

那黑色的木桨,就静静躺在他的身旁。
沉默,像是为年轻的水手
镀上了另一层生命。
风吹不动,雨从四面八方赶来
来庆祝,我们的胜利。
年轻的一切,真好。你不由地要感叹

评论
热度(4)
  1. 阿诩哥哥和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