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鸟儿之死




但黄昏是可憎的,
我站在人们畏惧的坟墓前,看它的羽毛
那一个败落的鸟儿,红色的
灰色的鸟儿。
它是什么时刻来到这里的呢?
在暖阳深处,它依偎了很久。
却又要逝去了
带走身上的伤痕,带走新生的
快要长齐的羽毛。

2016.11.26

标签: 成都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