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琐碎

临近寒假,去琴行买了一把旧的吉他。我喜欢它的颜色,所以就买了。在学校憋着一股兴奋劲儿弹了几个小时,都是胡乱上手,感叹自己终于摸了一把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一直很羡慕那些有琴可弹的人。回到家,我就跟爸妈说,要是我在十几岁的时候谁偶然带一把琴给我,或许我现在可以弹几支曲子给你们听了,或许我会考艺校,会去学习音乐。
但是现在十七岁都已经过去了,六月我就要毕业了, 难受。好像是一种补偿,又像是一种开始,我在毕业之际还买了一把,过了个瘾,也算不错。
今天给家里表演了一下,看到我爸笑得很开心,我也笑了。

评论(3)
热度(2)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