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边缘人

我站在风的边际,让一切流言没过我
在吹尽所有黄昏的时刻,我便死亡。
金黄的苹果树上,还有时光的痕迹
那是我的荣光和失去的理想
我曾经作他们的一员 齐声呐喊。
无人能够辨认我了,我化为尘
站在一粒尘的边缘。我默不作声
就像多年前的我,向着人们低头认错
但命运是这样吗?我的末梢
正向新的春天伸出枝桠和颜色。

标签: 成都
评论
热度(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