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突然,枝桠掉光了。
春天的粉红和冷冽一起消失。
我在这椅上,半跪着,日子呀
像是已过了十年。醒的人还没有清醒
床上的人,探起头,看世界的阳光
看这世界的灾难,全被乘在杯中。
这微小的,感伤的人
快要融化了,风中的籽飘下
花的香飘散,春天的诗句将尽。

标签:
评论
热度(2)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