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一匹黑马

进入一种虚无,又抛弃一种虚无
人间,从来都是奔波着抵达。
野火里,你瞭望一匹黑马
跳跃或是别的的姿态,你都充满
渴望的眼神,更多的时间里
那是孤独,是忧郁的,寂寥的梦。
世间总只有一个莎士比亚,
而悲的来路千万。你走进一匹黑马,
你替它忧虑,终逃不过是为自己的忧虑。
所以金灿灿的理想和梦境,
在你的身后和生前,不断沉溺。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