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釉色

我见过那釉色,生在晴空里的雨水和呼吸
它们是鱼儿的光滑,是生命的柔软皎洁。
有一天,她映出在里面,把世界照得光亮
我仿佛看见她向我招手,我于是向着她呼唤
直到我开始奔跑,在树丛和野草中间。
影子借着渴望跳跃着,她还是在那里,
她似乎眺望着我,有时我坠入琉璃河中,
梦幻奇异的事物包围着我。她沉溺了我。
她的姿态未曾变过,她是迷人的釉色。

标签: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