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夏夜


o

细碎的夜,岸边氤氲的水汽跑光了
日子蒸腾着,又是一天。
我行走着,像饱含露水的秋,
像凛冽的冬,是难耐的春
却不是夏。夏的耳朵通红又透亮
夏是聒噪的蝉,是五颜六色的汽水
而我不是,我是折枝
俯倒在岸,我的身体沉在干涸的塘中。

标签: 成都
评论
热度(7)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