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午后



我們同在一艘沉悶的船上,聒噪的人群
潮濕的夢。白色的綢帶隨風飄揚
它显示著死亡的痕跡,熱的氣息滾來
不斷撲倒生活在幻想裏的棄兒。

烈日和艷陽,形容熱的詞語很多
你有否憎恨過太陽?它炸裂你
但你絕不可輕蔑,它是生命,是氣息
是迫近的,在你的眼睛里存活著。

午後的時光是無聊一生中的縫隙
透過它,我們得以瞥見無奈的花
它開在生命的路途中,遙遠地
但又無力地,不理會充滿善意的目光。

标签: 成都
评论
热度(7)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