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冤家



前世的叶落了。
落在你的朱红窗上,小鹿张望
白色的原野将忧郁现尽
春光将欺骗了的日子拿回。
你还笑着,雨升起来了
通往过去的门开着,你走进去吗?
别了,红色花
炙热的告别,炙热的夏天。
快别来我的梦里,那湿漉的眼眶
执拗的粉碎了。
可再落得一身浪荡?
莫要,你知我诗人的眼泪流光了。

标签: 成都
评论
热度(5)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