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tcher in the Rye

她发来一张照片,昏暗凌乱的房间里,一切都显得暗淡许多,这其中只有她是光芒,她温柔恬静地躺在那里,闭着眼,她的手像是挽着一簇雪花,又像是和神在对话。她的梦境,是轻盈浮于水面的枝叶,轻巧地 被她捻住了。

于是,我便可以看到她的美貌和一切智慧,是多么的自然和纯洁。

这便是我深爱她的原因了。我想不吝表达我的赞美和爱意,蓦地,却又收住了自己,怕惊扰了这无瑕的美好,便索性让一切停留在那一刻吧。

我只知道我永远深爱着她,深爱生活的暗淡和光芒。

标签: 小说

影子


我只想要一种扑朔迷离。秋天,确定性已毫无必要。
它们枯萎,有一些生机被储藏起来,埋在心里
生活被染成的五彩光芒散去,我散去,
于是我不再是火。

我想要它是抽象,是寒露节气,微茫的希望
它在秋天大树的最顶端,
在海的最深处,在起风的路口,
在春风化尽的夜里,以旁者的姿态观望。

我不再常常感到悲伤,她锤砸我的房门和灵魂,他跳跃着,努力使出好看的姿态,得以脱逃。

它是地平线升起的光,它是地平线消失的光。
他们佐证一种生活,一种罂粟花般的毒药。

标签: 小说

十月

十月,婆娑的杭城。
我离了我那凛冽的高原来此,并无大的伤感,只是些琐碎到不能言语的小哀怨。前些日子,秋风大作,在朗朗晴日里,这样的景象令我感到莫名的欣喜,我感到被屋子和食物包裹着的幸福感流淌在我的身体里,但我终于出门了。
风吹起头发,吹拂着我的身体,更准确地说,风摇晃着我。我有些诧异,诧异于江南竟也有如此狂风大作的时刻,不过树和叶子全然不被影响,只是些桂花飒飒地落了,落在我的身上,又带着香气远离了我。
风总是没有停下来,我骑着单车一路沿着巨大的香樟树向林子里走去。路上撞见些枯枝,便采了来,草丛中又瞥见些花枝,也采了些许。它近乎是枯萎了,却还是有新鲜的枝桠,花瓣早已落了,只有玫红色的叶,斑斓地,匍匐在...

标签: 小说


秋末


原创 2017-12-18 全兴林 飞机师的风衣

Feeling GoodMuse - Origin Of Symmetry

(一)

我和她遇见是在深秋十月。

当时的天气已经冷了,人们开始穿上毛衣,披上外套。整年来,我的身体一直抱恙,这让我感到早死的危险和担忧。

我又感冒了,从前只是吃一点药就好了,但现在我不得不去打针或者挂个点滴了。我感觉很疲惫,所以没有去医院,去了就近一家诊所。那天下午,这家诊所大门紧闭,但我试着推开了,里面有医生和护士在,但没有一个病人。

天实在很冷了。

里面有两个护...

普通的一天|琐记


原创 2017-12-16 全兴林 飞机师的风衣


Time Is Running OutMuse - Absolution

南方的有些地方下雪了,人们去山林,或者在路上。从窗前看外面的世界,不尽是一片白,而是夹杂着些许的灰。

周末的日子,总不能早起。昨晚睡眠不好,半夜,之前的朋友打电话过来,从梦里惊醒了。我有点气愤,看到窗外明月高高挂着,竟感到一丝寒意,便把窗帘都拉上了,开了灯,坐了起来。

世界很奇妙,有些时候,安静得太不真实,有那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错过了早饭时间,便再没有...

标签: 小说


药匠台发生的事


原创 2017-12-14 全兴林 飞机师的风衣


我从小就住在药匠台村。光听名字,你或许觉得这里出产药材,或者有很多匠人。但你可能要失望了,它偏僻又贫瘠,人们一代一代挣扎着,到现在还没脱掉贫困村的帽子。


我爷爷从出生时起,就在药匠台活了一辈子。他说,一辈子很短,像牛耕地,抽一鞭子,走几步,人也是这样,被裹挟着。早些日子,为了有个蹦头,你拼啊冲的,倒还是挺活泛的。但时间久了,再抽你几鞭子,你就麻木了,不紧不慢地淌在生活的河流中,顺着时间,等待死亡。等我稍稍明白世事时,我爷爷已经没有掉了。

至于我的奶奶,在我小的时候,是她一天到晚抱...

标签: 小说

烈酒

我预感到劣质的酒将要发霉,就像夏天的潮湿地,某天就长出青苔。

劣质的酒很烈。猛灌了一口,强忍着咽了下去。我今天想找一件以前的破牛仔裤穿,却没有找到它。以前我是多么讨厌它,我把它塞在衣柜最里面,还把裤头给剪去一大截。

匪夷所思的我。我曾干过一些很蠢的事情,比如自己绞头发,我拿着小剪刀,对着镜子晃来晃去,好几次我都差点把眉毛给蹭落了。我看着头发被绞了下来,心中有一种兴奋,我前后左右都剪,看到的看不到的我都齐齐剪了。以前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她说我把自己的头发剪得很难看。我没有管她,还是照例剪来剪去。有一天,我剪过头了。我对着镜子看来看去,真他妈难看,我于是很气愤。最后,我找了理发师给我一次性全剪了...

标签: 成都小说
 — 1 / 4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1 / 4 —  >
© The Catcher in the R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