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冤家



前世的叶落了。
落在你的朱红窗上,小鹿张望
白色的原野将忧郁现尽
春光将欺骗了的日子拿回。
你还笑着,雨升起来了
通往过去的门开着,你走进去吗?
别了,红色花
炙热的告别,炙热的夏天。
快别来我的梦里,那湿漉的眼眶
执拗的粉碎了。
可再落得一身浪荡?
莫要,你知我诗人的眼泪流光了。

标签: 成都

接近生命的時刻



人生有容易的時刻。太陽快要沉下去
湖水掀起的波瀾一幕幕褪去了。
我坐在草地上,向她解釋
虫兒的掙扎,水草變得柔軟了
盤旋在頭頂的飛螢試探著靠近我
直到我全不理會它們的叮咬。
年輕的身體,熱烈的夏天
新鮮的傷口,岸邊被餐食的魚
所有美麗的事物是這些
所有悲傷的事物是這些。
那些淺灘中的石頭沉默著
我想起走過的寺院,白色的云飛翔
綠色的植物沉澱著,它們安寧呀
像是生命,就是生命
平和的俯于悠然的誦讀中。

标签: 成都

午后



我們同在一艘沉悶的船上,聒噪的人群
潮濕的夢。白色的綢帶隨風飄揚
它显示著死亡的痕跡,熱的氣息滾來
不斷撲倒生活在幻想裏的棄兒。

烈日和艷陽,形容熱的詞語很多
你有否憎恨過太陽?它炸裂你
但你絕不可輕蔑,它是生命,是氣息
是迫近的,在你的眼睛里存活著。

午後的時光是無聊一生中的縫隙
透過它,我們得以瞥見無奈的花
它開在生命的路途中,遙遠地
但又無力地,不理會充滿善意的目光。

标签: 成都

夏夜


o

细碎的夜,岸边氤氲的水汽跑光了
日子蒸腾着,又是一天。
我行走着,像饱含露水的秋,
像凛冽的冬,是难耐的春
却不是夏。夏的耳朵通红又透亮
夏是聒噪的蝉,是五颜六色的汽水
而我不是,我是折枝
俯倒在岸,我的身体沉在干涸的塘中。

标签: 成都

五月


谈起五月,叙事的节奏稍快了些
比起残酷的四月,风是柔和了的
繁盛的花敗尽,但也并不显得空落。
大片大片的绿覆盖了空白和忧伤
人们的影子变得越来越长,睡眠的季节,
悄然而至。午后的时光是琐碎的
又带着自然的顺从和臣服
慵懒地散去,疲惫散去,忧愁也散去
只是近黄昏时,却又泛起了。
一抹紫色携着红色来了,漂浮着
晚霞的降临,使林中的鸟儿兴奋起来
叽叽喳喳叫着,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不知是歌唱还是耐不住的聒噪?
我原是疲惫着的,却又不自觉的起身
漫步至林中,鸟儿已停歇着了
只有细簌的风儿,细细的潜浮着
不断地升起又谨慎地沉落下去。

标签: 成都

争吵



言语。繁琐生活中的蜜桃和雳剑
我们手持着它,冲啊跑啊也拥抱着。
争吵时的日子,渐渐淡去了
但那时,机灵着,捕捉每一个掠过的漏洞
紧紧咬着它,深挖下去,却又发现了什么?
是谎言和冲动,虚伪的决裂。
词语中裹挟着不甘的爱,任意的诋毁
再下一秒,扑腾跳进彼此的陷阱里
却又拼死挣扎着,直到这些言语刺穿我
让我的心和肝一起疼起来。
言语啊,再不是甜蜜蜜的话儿了
甜蜜蜜的话儿随风飘散,你也飘散。

标签: 成都

早晨新鲜的事物



光来的时候,我们在墙上盘旋
影子也来了,窸窣着跳跃了起来。
干燥的时间里,花朵和露水是唯一的
我们看见了它,看见了褪去的死亡。
春天的新鲜已然降临过了,
但新鲜不死,它在我们的眼睛里长久。

标签: 成都
 — 1 / 1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1 / 11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