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薄凉的夜晚。
萤火已休憩了,无人识我。
它们都与我告别,这些人和景物
回到自己的,甜蜜的故乡。
我不甘落魄和寂寞,也告别着,
跟我黯淡的过去和旧日的女人。
我没有成为她的,温暖的男人
我成为了什么?
在路上的疲累和兴奋中
我已然用感性和双脚判断了一切,
这孤独而诱惑的人生。

标签:

也许头顶的一剪月光是银色的
可秋日的夜晚几近暗淡。
路上行人的困倦持续发酵
低着头赶路的我也裹紧衣裳,
渐渐地你发现,景象正在流逝。

它们迷离的枝桠,在月光中破碎。
我白日里从此穿过,常常抬头望着
这细碎浪漫的枝叶。它悬挂在高处
它不对我言语,我却施情于它
暗自在心里赞许它的一切美好。
也或许,它明日就掉光了
谁知道呢?我已然决心沉沦下去。

标签:



山与路之间,隔着一座细又窄的桥
它的铁链锈迹斑斑,桥上的人
谨慎细微地步行着,大雨若来了
他就滑下去,沉溺在湍急的水流中
我是观者,感到它的危险重重,诱惑重重。

标签:



预报有雪,魔术师的技法也不过如此
却真切的冷着,衣裳加了几层
却还没能覆盖这秋的清冷。
忽然地,想戴厚厚的围巾了
在大雪降临前,再经过一次你的门前。
叶的脉络褪去了,变得残酷起来
果子高高挂在树枝上。小时候
总要拿长长的竹竿抵达它,现在不了
现在,我看着它,雨水打湿了它。
长大后的一切,显得颓然无力
它却晶莹着,赤裸裸地挂在一些衰败中。

标签:

温暖降落得太快,不是吗?
撒旦来得太早,不是吗?
当我想开着窗,看你的背影远去
你已经不在这里了。
秋是凄惶的,我一直这样认为
但这次却不是
夏过去了,却盘旋着。
风和雨不来,只有大热
沉默地来到窗前,死守着我
爆炸吧,裂开吧
这大热是撒旦的前脚
令我想念你的时候
痛苦无比。

标签:

幻想躲进我建筑的堡垒中。
它们从玻璃窗看见我
从格子间跌下的玫瑰花。
在秋天的清晨,感受凋敝
以及羸弱的身体,粗糙的灵魂
我失去了自己,还有什么可失去?

标签:

北京



我掠过北京的老屋顶
这里面有一个一个的厨仓
粮食和粮食在一起
艺术和艺术在一起
女人也是艺术
现在,她们走在北京的柏油马路上
一晃一扭的,像是巴黎
又像是伦敦。早些时候的女人们
譬如那些格格,是如何走在
北京的宫墙外的?
那伸出在檐外的寒枝,是灰色的
这是它们的肖像。
它们和旧时的女人接在一起
倒显得彼此都生动起来。

标签: 原创北京
 — 1 / 51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1 / 51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