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tcher in the Rye

生和死,凋亡和盛放
他流淌着春日枝桠新鲜的香气,走在空无,走在冷风
半生零零散散,未曾齐整,像那旷野上的斗士。
他昨日怜悯灰鸽子,今日也倔强,不肯怜悯自己
怕什么风霜。

标签:

暗秋

我感到这是清冷的秋了,路上的人越来越少
也无人同我讲她爱的红枫和铃兰
一切都逝去,鸟儿淹没在黄昏,我也湮没。
在深处,密布着的荆棘和错误,袭来了。

标签:

影子


我只想要一种扑朔迷离。秋天,确定性已毫无必要。
它们枯萎,有一些生机被储藏起来,埋在心里
生活被染成的五彩光芒散去,我散去,
于是我不再是火。

我想要它是抽象,是寒露节气,微茫的希望
它在秋天大树的最顶端,
在海的最深处,在起风的路口,
在春风化尽的夜里,以旁者的姿态观望。

我不再常常感到悲伤,她锤砸我的房门和灵魂,他跳跃着,努力使出好看的姿态,得以脱逃。

它是地平线升起的光,它是地平线消失的光。
他们佐证一种生活,一种罂粟花般的毒药。

标签: 小说

十月

十月,婆娑的杭城。
我离了我那凛冽的高原来此,并无大的伤感,只是些琐碎到不能言语的小哀怨。前些日子,秋风大作,在朗朗晴日里,这样的景象令我感到莫名的欣喜,我感到被屋子和食物包裹着的幸福感流淌在我的身体里,但我终于出门了。
风吹起头发,吹拂着我的身体,更准确地说,风摇晃着我。我有些诧异,诧异于江南竟也有如此狂风大作的时刻,不过树和叶子全然不被影响,只是些桂花飒飒地落了,落在我的身上,又带着香气远离了我。
风总是没有停下来,我骑着单车一路沿着巨大的香樟树向林子里走去。路上撞见些枯枝,便采了来,草丛中又瞥见些花枝,也采了些许。它近乎是枯萎了,却还是有新鲜的枝桠,花瓣早已落了,只有玫红色的叶,斑斓地,匍匐在...

标签: 小说

只有下雨天,我们一起观测闪电,雷声和人间时
幸福才有了它存在的必要性。
人间危险重重,怀念过去的,必将被过去杀死。

标签:


前方是海,或者未知。

标签: 油画


鸟儿捉到枯萎的蝶,蚂蚁搬回了家
我衔住你的梦境,像鸟儿衔着新鲜的春天。

我觊觎一切黑暗的事物,在春天灿烂的时刻
心里又升起了那不安分的渴望,它们注视着我
令我感到孤独和绝望。

标签:
 — 1 / 59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1 / 59 —  >
© The Catcher in the Ry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