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时间的刺

你可能无望,没有细细看
世界边缘,时间流窜得飞快
那种时候的痛苦看起来无法治愈。
你哭起来泪水淌入时间的漩涡
它旋转呀旋转,似陀螺,似流水
但却不止,你无法抱拥这痛苦
只得狠了心撕裂时间,咒骂和委屈。
它带走你一切,带走你洁白衣裳
纯真笑脸,带走你门前山楂,檐上白鸽。
时间是刺,时间是刺
它干枯的,鲜活的
死去的一切,都是你斑驳的时光
往后你若是回忆它呀
请不要太认真,不要太认真思念她们。

2016.6.28

阁楼


我家有阁楼,你如何不信我
我家阁楼云朵上盛开花,时间线
从平地上攀升,一直到天空
一直到死亡,我从未攀越那高度。

我家有阁楼,你如何不信我
我家阁楼雨天湿嗒嗒,阴天静悄悄
太阳天呀,它是海市蜃楼。

我家高高的阁楼高高矗起
它伸到红彤彤的天空
伸到无边无际的天空
伸到一无所有的天空。

我家有阁楼,你如何不信我
我家有阁楼,你如何不信我。

2016.6.28

大雨中


大雨中
我看见水珠剔透
从一片叶飘到另一片
也上升,也降落,掉下去。
它止不住呀
在每一处,都停留不了
从一棵树到另一棵,
从一枝到另一枝
直到躺在那绿色叶片上
摇一摇,听着雨下。
有人路过,女生说
低头呀,他碰到一树枝
它们纷纷落
一簇簇,就滚落在地上
碎了。
他有些仓惶,
她们远走,她们不回头
它停留不了啊
它终是碎了。

2016.6.23

预感

我们只有现在
但若有了预感
就好像手中端了一把枪
可以朝向所有猛烈射击。
那天我拒绝了你伸过来的酒杯
我也拒绝你的眉目。
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我只有冷冰冰的预感
预感到痛苦来临的时辰和你同在
你多么富有善意
我转身,弯腰,低头,每一个瞬间
都像在躲避,躲避你的刺探。

2016.6.21

海边

我甚至没有到过海边
不能像她们一样
向你描述海浪,不能伸长脖子
说那海岸线从地球的另一端升起。
也不能怀着好奇,跳入海里
青色的礁石,绿色的海藻
围绕着这个夏天
那些鱼儿奔腾着,上下跳跃
它们在我心里蒸发,我感到口渴。
我就这么遥远地站在这里
你好呀,海边的爱人们
我已经决定摒弃想象
我决定尝试着消除恐惧,去面临
那些无风的夜晚,也赞扬
那些已经干枯的海面
我必须要这样做了,为了解救
我的腐朽和我生长的欲望。

2016.6.20

她们


她们的世界没有尽头
寥寥几束花
跨过时光的墙
有意无意地
变得枯萎,直至伸入死亡
才消失起来。
我是不屑于逗留的
看鱼缸里的鱼儿哀伤
看红漆桌子上,落进灰尘
看鸟儿飞起来
看黄昏里人们争吵。
这些了无趣味的事情
将我们的爱情一同抹去
夏天多么燥热呀
亲爱的她们,我只想远走。

2016.6.19

出嫁

我的大姐要出嫁了。

她现在安静的坐在炕脚,外面下着雪。她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大人的话全都不可信,他们都在骗人。

我那时候还很小,我是学校里的好学生。老师们常常夸我,说我聪明乖巧。我大姐是在冬天准备出嫁的,我一直记得那年的雪下得很大。我早早爬起床,不是因为我大姐出嫁的事情,而是去学校领成绩单。我感觉到外面特别冷,为此,我走的时候还特意找了一顶棉帽子戴着,我哥哥看到我,就笑我说,你看起来像个棒槌。我不知道我看起来像什么,我在电视里看过很多坏人,也有好人。但是这大冬天,可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所以,我把自己捂得紧紧实实的,这样暖和。

去我的学校,需要经过一个小山坡,上了山坡之后,有一大块平...

 — 1 / 115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1 / 115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