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我和狗

周围的人们都顺从的走来走去,他们走来走去。 我断定,没有人发现我每天这样一成不变的穿过这里。这让我渐渐在心里形成一种自豪感并时刻感到心情愉悦。


我每天准时穿过这里,有时下雨,我穿上雨衣,并拿出我崭新的鞋子,我专门踩着低洼的地方,我那鞋印就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小水坑,雨下得猛烈的时候,这里就又积满水。坦白说,我喜欢这样,这让我的心情畅快,我以为我的足迹遍布在这里,并时刻提醒人们,这里每天都有新的人,准时路过。而很多时候都是大晴天啊,白天这大路上挤满了热量,晚上就接连不断的跑了出来,在人们身上,一圈又一圈的环绕,并常常让你觉得浑身不舒服。不过,我并不怕,我反而更加欣喜,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更加努力的跑啊,有时候,我就像一个车轮一样,嗖嗖的飞过去,那些低头走路的人,甚至都没有发现我,啊,真是愚蠢。


这种悲哀的感觉,常常在我心里升起,我努力压制并告诉自己,每个人都在习惯犯错,没人会说出来,如果哪个没头脑的家伙打破这样一种静寂,那么这里的人们,也不要再想继续生活下去了。


啊,可是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啊。但是这样安宁无比,这是不可否认的。


我知道,每个人都在欣赏不一样的东西,我常常体验到这样一种漠视的感觉,我看到人们并没有一致的面孔,却常常有着一致的姿势,动作。他们亲吻,拥抱,低头问好,并侧过脸去,再悄悄言语。我在对面的时候,我就高高仰起头,并看着月亮,努力保持一动不动。我这样假装,人们却往往以为我在做一件卑劣的事情,可是秘密都在月亮底下,悄悄流露出来,没人告诉我,我这样是善良的或邪恶的,而我也再不敢去肆意猜测,再一次路过的时候,便直看着前方,并一遍遍默念心中的诗句。


常常,就像我说的这样,每个人都在欣赏不一样的东西。那么,我便渐渐接受了人们这样一种一成不变的习惯。而我这个每天准时路过这里的人,这种习惯,或许根本在我看来,才有可能渐渐存在,并体现它的重要性。


不过,我有新奇的发现。


我注意到一条狗。这是我在习惯这样一种一成不变的生活之前,我的幸运所在。


我们可能成为朋友吗?不可能,这显然是绝无可能的。你看它凶狠的眼睛,哦,它在时刻盯着你,甚至,有时候,它扫视你整个的身体,并斜眼偷偷望着,它在觊觎着什么。常常,我的大腿,因为这样每天准时跑步而变得健硕起来。“啊,它就是一根挺拔的骨头,你看形状好看又那么完整的屹立着”。或许有这样一种欲望在它心里,然而,这并没有得到我的验证,我靠近它,我甚至先迈出我的大腿,并挑逗它。我在它那仰起的头上,一遍又一遍的环绕着,啊,这该死的家伙毫无反应。我便又俯下身子,我也努力仰起头,并保持和它在一个水平的位置上,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心里懊悔不已,可我要征服它。那该死的眼睛,现在开始慢慢转动了。哦,我注意到这家伙,那耳朵高高悬起,似乎在倾听着什么,它这样专注。


要我说,它忘记了自己是一条狗,这个家伙,它甚至不敢跑过来咬我,哦,可怜的东西,我不禁开始为它悲伤起来。我便盘着腿坐了下来,我仔细观察了它。要我起一个名字给它,我一定叫它大黑狗,这家伙全身上下黑的跟煤球一样,甚至都黑里带亮了。啊,不过这只大黑狗,现在它的眼里装满了忧伤,我可以看的出来,它的眼睛一动不动,它似乎常常盯着什么,但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我也依旧坐着,现在,它的头开始动了,它一会儿向上,一会儿又低下去,再转过来,又盯着我。它不会咬我,不会的。我这时却害怕起来,这恐惧毫无缘由。我很想努力跳起来,再接着奔跑,奔跑。可是,现在我愣住了。我便索性整个都贴在地上了。我保持着这样一种毫无畏惧的姿态,我并不觉得是失败的。 


我和一条狗,你知道,我这样说的时候,你肯定觉得可笑无比。啊,是啊,人们常常这样。我们现在在一条线上,我坐着,大黑狗站着,我低着头,大黑狗仰起头,人们顺从的走来走去,人们动作一致,姿势美妙,我们这样欣赏每一个来往的人。不多久,大黑狗便也慢慢半坐下来,并用脚挠了挠头,哦,我瞬间感觉这家伙像人一样可爱至极。


夜正变得浓密起来,这条路上,人越来越少。我和大黑狗看着,人们笑着,人们的动作一致,姿势美妙。 




2015-6-25



评论
热度(3)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