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在南锣鼓巷,吹嘘你的艳遇


我每到一个地方,就留一个印象。虽知道这印象是不可循的,自然更不可取,然而却常常改不了这个习惯。

记得去成都宽窄巷子的时候,那里有家餐厅,名为“印象”。在里面,尽是一些成都小吃,如果我记得不错,还有一些人在里面吹拉弹唱。似乎在外人看起来,这是尽了成都的文化,和特色沾边。但我心想,恐怕也就不过那么回事儿,往来游客其实并不为名,只为满足个人愿望罢了。来了走走,走了呢,顺便拍照留念,这就了事。

但每次我想起那个地方,我就会想到那些吹拉弹唱的人。在那个窄小的舞台上,应该称它为戏台子吧,围成一圈,有拉二胡的,有弹琵琶古筝的,而其余我也就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乐器了。站最中间那人,便是唱戏的。仔细看这台上的人,她是梳妆打扮最隆重的,不管是胭脂粉黛还是衣裳花边,都很细腻。

我是个粗人,并不能看出什么。我记得当时我就趴在二楼的围栏上面,就那么一直盯着往下面看。虽说只是在餐厅做活儿,不过他们倒还是很专注的,很自得其乐。而游人呢?便是一曲结束一阵掌声,接着各自忙着吃去了。这里,很少有忠实的观众,大家都是走过场。有时候,偶尔细听那么一两句,我倒觉得唱的好,也在理,便满心欢喜,努力鼓掌。我注意到下面一个拉二胡的老大爷,虽说年事已高,但等那弦儿一拨,曲一出,便精神百倍,又活起来了。我那时候是看得极为专注的,便就分的特别鲜明。弹琵琶的是个女子,虽不说漂亮,可还是灵光。齐腰长的秀发,黑亮黑亮的。一双眼睛,不胜水,却似流萤婉转,灵活不已。因为楼上围栏离那戏台子有点高,我就只注意到这些了。

那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味。只是现在想来,这也是生活中难得的清静和闲适。

从我说了印象开始,我就一直说着这成都餐厅里的戏台子,以及那做戏唱戏的人。显然,这似乎跟在南锣鼓巷里的艳遇毫无关系。

那么,我就说说对南锣鼓巷的印象吧。

”在南锣鼓巷,吹嘘你的艳遇。“这句话,不管是在南锣鼓巷,还是在宽窄巷子,它的实际意味和想象空间,都没有可取之处。

从看到南锣鼓巷大门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我要的北京文化和特色,是否真会在这里发现。然而结果令我失望,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更不是北京给我的,这是我咎由自取。我们总是想得到什么,我们到一个地方,就惦记着特色。而特色是什么,在南锣鼓巷,难道我们要说特色是稻香村么,还是一个又一个的奶茶冰激凌店,又或是北京四合院里的小吃,都不是。

这里没有特色可寻,现在的特色是成批售出的,这里也是,所以它不成为其特色。

这里还有几个小巷子,有着不同的名字。我到这巷子口一看,一眼望过去,除了什么各种小店,小吃外,就没啥了。或许,它本来就只是这些东西,而我则惦记着比这更多更好的。这可能吗?不可能。这是我们最大的悲哀,我们将一些经验强加在即将面临的事情身上,而不去思考造成困境的原因,我们常常觉得任何地方都是令人不满足的,而在这里,最大的困惑者是你自己,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是,你不是足够清楚你想要什么

你希望看到什么?多么古老,多么繁华,可以量化还是只是一杯白开水或是咖啡,就可以化解你的愿望。

你看到古老的房子,或许是新建涂色。你看到陈旧的摆设,或许是一些根本无谓历史文化的烂东西。你希望寄托的小物件,小玩意,或许只是成批成批售卖的最普通意义的商品。

这些是你要的特色吗?是否要告诉我你需要一个还原过去的,还原历史和岁月的印象。我是不满足的人,那么今天在南锣鼓巷的太阳,可以把我照死,且不负任何责任。

你还是奔着跑着一路举着各色装备,寻找你的特色。然而没有人会告诉你,什么都没有。人们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我突然想起皇帝的新衣,我们是否自欺欺人。

那么,我现在要抛弃我开始留存的印象了。它不应该成为印象,印象是一个特定的东西,是必定不存在特色在里面的。而我们现在在追踪特色,我们的目的到头来,是极其值得怀疑的。

我们不会留下印象。对人,对物。

那么,我还是不明白。在南锣鼓巷,吹嘘你的艳遇,是一种怎么样的意味和感受。

这算特色吗?在南锣鼓巷吹嘘艳遇,不算吧,这是偶然。

这一天,你心情不好,就一口气冲进人群,想要发生些什么。之后,你对着一群人,吹嘘你的艳遇。人们听完就走,没有一个人留下来和你成为朋友。





2015-7-26



标签: 胡言乱语
评论
热度(7)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