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先生

烈酒

我预感到劣质的酒将要发霉,就像夏天的潮湿地,某天就长出青苔。

劣质的酒很烈。猛灌了一口,强忍着咽了下去。我今天想找一件以前的破牛仔裤穿,却没有找到它。以前我是多么讨厌它,我把它塞在衣柜最里面,还把裤头给剪去一大截。

匪夷所思的我。我曾干过一些很蠢的事情,比如自己绞头发,我拿着小剪刀,对着镜子晃来晃去,好几次我都差点把眉毛给蹭落了。我看着头发被绞了下来,心中有一种兴奋,我前后左右都剪,看到的看不到的我都齐齐剪了。以前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她说我把自己的头发剪得很难看。我没有管她,还是照例剪来剪去。有一天,我剪过头了。我对着镜子看来看去,真他妈难看,我于是很气愤。最后,我找了理发师给我一次性全剪了。更难看了,我讨厌理发师,也讨厌自己。

那是在十二月,理发之后,我天天光着头跑来跑去。我和女朋友分手了,在那之后,我没联系她,她没问过我。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分了,就像我的头发,稀里糊涂剪了。

我感到悲伤。我跑到六楼,一脚踹开了通往天台的门,它像折了骨头,倒了下来。我在天台脱掉了衣裳,我铺个席子,就躺在上面晒太阳。太阳很烈,我感到一切都是干燥的,空气里满是太阳光,除了这些,还有不断下降的灰尘,它们细细簌簌,落在我的身上。天台上,全是水泥和铁,偶尔能看到一颗从水泥墙角里蹦出的野草,它咻咻长着,垂着脸。

我试着走到天台的最边缘,想去看那些在楼下的姑娘。然而,我感到一阵眩晕,就像是快要从上面滚落下来。那种眩晕感,比起劣质的酒来得更真实。我不得不退回到天台中央,继续躺在席子上面晒太阳。每个周末,我都是这样,从上午晒到下午,直到太阳消失不见。有时候,我就在太阳底下睡着了,风吹大了的时候,我才被冻醒来,匆忙穿上衣裳。

我喜欢晒太阳,二〇一五年,我就那么晒了一整个月。这里好像成为了我的秘密阵地,可以疯可以耍,可以骄傲可以自卑。

我失去了我的女朋友,像做了一个梦。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醒过来。或许,我一直在梦里。但我知道,她不会回来,我也知道,我不会挽留,我一点都不可怜自己。

我的头发现在又长了,但我一点也不想动它。我总是冒出奇怪的想法,以后不知道我会不会染发,我觉得是一件挺酷的事情。我在白兰地里面加了红茶,味道不是很奇怪,我想每个人都可以试一试。我试图喝醉,但我的愿望一次次落空,每一次都有新的理由让我放弃这个想法。

该死的夏天,有一股猩热。我要祛除它,为此我洗冷水澡,但实在太凉了,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于是在嘴里含了一块口香糖,狠命的嚼。我也不再唱温柔的歌了,我放着摇滚音乐,他们扯着嗓子吼,我也吼。有时候我感觉真爽,但别人都觉得我是傻逼吧,多半如此。

我老早就放弃了所有能放弃的东西,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不用的东西,扔了就好。常常不用,但觉得有用,也扔了,灰尘都那么厚了。世界太大了,人却常常跑来跑去,感觉哪里都不能停留。那么,就一直跑啊,直到你跑死了。

我把瓶子里的酒都喝光了,红茶也喝光了。现在,什么都不剩了,真干净。





2015.5.9



标签: 成都小说
评论
热度(3)
  1. 阿诩哥哥和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
形式是诗人的休息处。
< >
© 哥哥和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